如何帮老人跨越数字鸿沟 温州城市大学“适老”手机课“有讲究”

许翯(hè)翯是温州城市大学的一名老师,也是一个十足的“手机控”。她对各类热门软件和小程序特着迷。同事们都说,许翯翯不是在讲课,就是在刷手机。其实这么说并不准确:她讲课时也在刷手机。

近日,我走进温州城市大学办公室时,许翯翯果然正捧着手机。“我是一名适老化手机课程老师,对于不少老人们来说智能手机应用是全新的事物,我们要研究出既有趣又易懂的方式授课,让他们听得懂、学得快!”许翯翯说。

温州城市大学华龄学院是当地最早一批开展帮助老人跨越数字鸿沟课程的学校。许翯翯作为学院院长,已经有14年信息数字适老教育经验。说话间,上课时间临近了,我跟随许翯翯走进了温州城市大学禅街校区,跟老年人一起听一堂“适老课”。

许翯翯(右)教老人学习自拍。吴昱燊 摄

课前准备

检查所有软件升级情况

在上课前等待时,我发现许翯翯不停地来回打开“百度地图”“高德导航”进行导航定位,还时不时放下手机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一边记录,她还一边喃喃自语:“原来在这里,换地方了。”

“你的工作需要经常出门吗?”听到我的提问,许翯翯先是一愣,又大笑起来。“我是在研究手机导航,这是我的工作之一。我的手机里安装的出行应用可能比网约车司机还多。”许翯翯打趣道。“老人们学得认真,我们也要教得仔细,软件升级更新很快,一个功能的按钮换了位置都得再教一遍。”许翯翯说,这么多年的教学经验,让她养成了上课前检查手机应用软件的习惯。“教老人可有许多门道和讲究,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到达教室时,机房教室里已经坐满了学生,其中不少人已经满头银发。他们脸上洋溢着的兴奋劲儿,让人几乎忘了他们都是老年人。为什么选在机房教室?许翯翯笑道:“这就是讲究之一。”

原来,老年人视力不好,三四十人在同一个教室上课难免无法照顾周到。过去,老人们为了能看清黑板上的讲义,要提前到学校占位置。如今,一人一台显示屏,老师的讲课内容和演示都同时展示在屏幕上,每位学生都看得清清楚楚。

课堂教学

讲解界面上每一个标识

从许翯翯将手机屏幕转换到大屏幕上那一刻起,知识点就开始密集输出。许翯翯先要对上节课的内容复习一遍,再进入新的内容,让知识得到衔接。打开一个手机端的应用软件,首先跳出的是一个广告页面。许翯翯立马提高声音“划重点”:“大家注意,这是广告,为防存在诈骗,大家不要点。”

紧接着,许翯翯开始详细描述应用软件内的每一个功能按钮和字条。逐一介绍哪个字条在什么情况下需要使用。短短30分钟,许翯翯的讲解细化到界面上出现的每一个标识细节。虽然我经常使用这些软件,但要不是上这堂课,我都不知道过去忽略了这么多功能。

老人们的年龄从60岁到80岁不等,年纪稍大些的老人习惯带纸笔逐一抄写记录,有的喜欢画流程演示图,还有些“年轻人”则熟练地拿起了手机“咔咔”将操作流程拍摄下来。

界面介绍完毕,许翯翯给出了一个操作演练题,让老人们按照刚刚教学的流程,现场上手练一练。实操环节一开始,教室里就热闹得不得了,不时听到老人们的“呼叫”。许翯翯说,为了尽可能帮老人们解答疑问,每节课除了上课老师外,还会安排2名志愿者一起答疑,班干部也会“先进帮后进”。

适老课程从2007年就开始在温州城市大学开课,不同年代需要帮助老人们适应的内容略有不同。许翯翯最开始教的是计算机适应课,到2012年智能手机开始普及,温州城市大学增开手机课。由于手机功能不断丰富,老人们学习用手机不再只有打电话、看新闻的需求,今年学校又增设了手机中级智能应用班,教老人出门导航、购物买菜、购票办事、网上上课等实用功能。

课后分享

老人加速融入数字时代

“我们的手机课现在已经升级到了两年课程,分初级基础班和中级智能应用班。你知道两种班级的老人最大的不同在哪里吗?”回到办公室,许翯翯这样问我。“应该是更‘潮’,使用手机更顺手吧。”我回答道。许翯翯笑着摇摇头:“你应该去听听他们互相之间的交谈。”

“不会使用手机聊天,就不知道孩子、孙子的新变化,和他们聊天也越来越聊不到一块去。”77岁的学员孟祖膺说。退休前,孟祖膺是温州一家医院的内科医生,由于医院的信息化启动较早,开处方、查看检查结果等工作都是在电脑上进行的。在信息数字方面,孟祖膺一直觉得自己比同龄人更懂一些,然而退休后他却发现自己变得落伍了。他回忆自己去农贸市场买菜,年轻人总是用手机扫码支付,而他用现金支付经常碰上店家找不开钱的情况。他用“羡慕又尴尬”来形容自己的感受。手机课让孟祖膺重新融入社会,今年他报名升入手机中级班。

“不止是享受到了数字化带来的生活便利,我们还感受到了被时代重视的幸福感。”手机中级班的陈秀玲阿姨说。70周岁的她和丈夫两人居住在温州,孩子们都在外地工作生活。“孩子们工作忙又不在本地,适老化课程的学习,让我不用事事都找他们跑腿办事,自己的事情自己动动手指就能办。我就是这个时代里的‘新老年’,在同龄人里头可‘年轻时髦’了!”陈秀玲说着,乐呵呵地笑了起来。